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科学研究
于是便倚窗下望满城的灯火明明灭灭 未知
 
  那个自誉是春熙路动物的女子一直都在诱惑着我,害得我是如此的向往着那个叫做春熙路的地方。在加州花园住了一晚后,第二天我便迫不及待的将行李搬到了春熙路附近的王府井商务酒店。这是家公寓式酒店,三个客房便有一个公用客厅,虽然隐私性欠缺,但却有着加州花园没有的热闹。我终究还是害怕独处,尤其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酒店对面是锦江剧场,每到夜晚,便有锣鼓的声音穿墙而来,想象着里面的热闹场景,想象着舞台上的水袖转承、唱腔圆润,想象着川剧中必不可少的变脸,再回想着白天里看到剧场外边不时出现的手拿各种相机的老外,便感叹:都言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只是台上台下,谁又是谁眼里的生、旦、净、末、丑?
  
  剧院隔壁的龙抄手小吃店经常停放着印某旅行社字样的大巴车,二层楼的店堂里经常是人声鼎沸,人满为患。瞅空进去点了一份二十八元的套餐,却不想碗碗碟碟的摆了一桌子,就算是悠闲的吃上一个小时,也未必能吃完。除了青菜,川菜几乎每一道都是厚重的红油,连吃三天后,便明显感觉到口味加重,舌头上的味蕾对辣早已麻木。
  
  下午五点多游荡到了春熙路。春熙路,我终于来了。
  
  顺立交而下,春熙路入口的全景迎面而来。与其他城市的步行街并无两样,都是商厦林立,铺面相连。唯一不同的是别处的行人都是步履匆匆,而走在这条路上的行人都步伐悠闲得近乎慵懒,就连两旁店里的音乐也不是听惯了的劲乐,而是缠绵悱恻的情歌,让你不自禁的便滞下了脚步。
  
  远远的便看到一家唐装店,做工精良的旗袍,简单别致的上装,看上便挪不动脚步了,在衣服间徘徊了几次后,终于狠心踱出了店门,还是担心自己顶着的那一头爆炸的头发破坏了旗袍原有的静美。
  
  在街上来回了三次却还是没找到安逸所描述的那间建在一个公用厕所顶上的玻璃房子之后,我彻底放弃了。也许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子只是一时兴起,让一间冬天能享受到成都难得的阳光的玻璃房子出现在了春熙路,却在我来寻找时让它消失不见。
  
  于是,西岭的雪、春熙路的玻璃房子仍然鲜活于我的想象中,仍然远远的对我张扬着它的魅惑。于这座城市,他们成了我心尖上那一枚悬而可见却永不落定的印章。
不禁让我想起老鹰乐队沙哑的唱腔 其实邂逅你也就是邂逅我自己 邻居们七手八脚的将他抬起来 于是便倚窗下望满城的灯火明明灭 不过还是遭到了他的反对东方卫视 女儿听到老爹提起今天的出差计划 悬挂的站牌让我想到了前国家队一 傍晚看完棋子的日志二姐忽然想起 不过那嫁妆到时候多了俺是更高兴 红酒那份甜中带酸的暧昧 这是在俺的熏陶下俺是文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