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科学研究
邻居们七手八脚的将他抬起来 未知
 
  轰然倒下去的时候,他在心里轻轻的说:“老伴,真的等不及了吗?我好象还有事情没有安排完呢!”挣扎着想重新站起来,却发现,四肢不知什么已经不听大脑使唤了,却也不想叫喊,于是,就那样蜷在泥水里,直到,直到几个小时后被院里的人发现。
  
  烧好水,给他洗了五、六遍,用去了大半块香皂,才算洗出了他的本来面目,最先发现他的邻居还许诺天天给他送饭、送水,直到他的小儿子回来,他才安心的躺在床上。晚上,吃完饭,目送着来看望他的邻居们离开后,他望着桔黄的灯泡,开始回忆起那些遥远却又清晰如昨的过往。
  
  如果大儿子没死,生活应该不会是这样子的吧!想到大儿子,他心里泛起一股锥心的疼。想当初大儿子是何等的聪明,长得是何等的伟岸啊,他那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谁看了都忍不住赞叹几声,这一切几乎是他全部的骄傲,他憧憬着儿子只要熬过高考,进入大学,他的日子就要熬到头了。却不曾想,高考的前夕,儿子却突然退学回来了,说什么也不肯再去学校。整天只窝在他那间房里写写划划,或仰天长叹什么世道的不公、人心的不公。儿子的一切举动让他惶然不知所措,他只是个粗莽的庄稼人,不懂得什么是不公。
  
  儿子越来越暴躁,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些平时嘴脸丑恶的人在儿子的眼里越来越包容不下,儿子对他们的反感由原来的保持冷漠逐渐过渡到了恶言相向。这时族人开始惊慌,他们害怕他们最丑恶的那一面被他儿子抖落出来,于是,在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们恐吓他说,他儿子被恶鬼附了身,只能活埋才能解决。他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晚是自己被恶魔洗了脑,被猪油蒙了心窍,因为他竟然答应了。
  
  儿子在睡梦中被他们绑住了手脚,并带进了一间黑屋子,在那些人理直气壮的宣布了儿子的死刑后,儿子才明白他面临的是什么,在与他们据理力争无果并招来拳打脚踢的情况下,儿子开始保持沉默,但在他们准备用布堵他的嘴拉往埋他的坑的时候,儿子用尽平生的力气叫了一个人的名字,那是他心里最后的希望,后来证明,儿子的举动是对的。那个人闻声过来后,只说了一句话:“我不希望你们做违法的事情。将他交给我就行了。”那个人坐在儿子床头陪了他一夜,因为他害怕那些要他命的人会食言再来。
  
  第二天一早,那人自己拿着钱带着儿子去省城,儿子乖乖的跟在那个人的后面,在别人的眼里与常人无异。按那个人的要求配合检查、住院,儿子一个人留在了省精神病医院。一个月后,儿子白白胖胖的回到了家里,每天跟他出去干活,回来按时服药,日子好象又有了盼头。
  
  春节过后,儿子带回来的药已经服用完了,却不肯再去医院复查并继续拿药回来。端午的时候,儿子的焦躁好象又露端倪,他开始四处走动,去到一些他不喜欢的人家里,将他们家里的食物拿起来扔到厕所里去,然后摔门离开,如果有人与他喝骂,他便瞪着大眼盯着你,直到你心里发毛。那个人听说后过来找儿子谈话,劝他再回医院,儿子却说他没有复发,只是用另一种方式在惩罚那些人呢。那个人轻信了他。
  
  日子磕磕绊绊着到了冬天,某一天下午,儿子突然将家里种的枣树全砍了,并放了一把火,说烧了干净。第二天一大清早,儿子抱着一个脸盆,烧了一盆热水,端到了那个人家里,将那个人按在床头坐下,蹲下来细细的给那个人洗了脚,然后自己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大哥,我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没什么可报答你的,这个盆子就留给你洗脚了。我要走了。”说完,不顾挽留,夺门而去。
  
  这一去,竟是诀别。再过春节的时候,那个人的儿子听说,前不久有个貌似他的人在外面被乡人以疯子点火的理由活活打死了,尸体被收进了殡仪馆,那个人的儿子托熟人带自己去看了,并从那里冲洗了照片回来。照片上的儿子,脸色与嘴唇青紫,双眼肿胀,却不肯瞑目,照片在灯光下散发着莫名凄冷。那个人的女儿看完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不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会被活活打死?什么样的人能如此狠心下如此毒手?儿子不正常后,所有的小孩子中唯独这个女孩子没叫过他:“疯子”,她总是叫他“来宝叔”,是的,儿子的名字叫来宝。
其实邂逅你也就是邂逅我自己 于是便倚窗下望满城的灯火明明灭 不禁让我想起老鹰乐队沙哑的唱腔 悬挂的站牌让我想到了前国家队一 傍晚看完棋子的日志二姐忽然想起 这是在俺的熏陶下俺是文化人 女儿听到老爹提起今天的出差计划 邻居们七手八脚的将他抬起来 不过还是遭到了他的反对东方卫视 不过那嫁妆到时候多了俺是更高兴 红酒那份甜中带酸的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