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科学研究
悬挂的站牌让我想到了前国家队一个足球门将的名字 未知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江津站
  
  排队洗漱完毕,就着一杯奶茶吃了几块饼干,权当早餐了.虽已是上午九点多,窗外仍是迷蒙一片,雾都的称谓真不是浪得虚名的.抬头,太阳像个灰白色的圆盘在云中穿行.
  
  列车紧靠着右边的石壁前行,左边是一条看不见水流的江,也许是嘉陵江的支流,像一条灰扑扑的带子将对岸的城市与峭壁隔离开来.
  
  意外的看到两座寺庙紧挨着铁路一晃而过,金碧辉煌的檐宇因长期与铁路为伴而笼罩着一层尘土.也许寺庙里的菩萨也早已习惯了列车的喧哗了吧.他们会保佑过往的旅人么?佛心禅意与外界的喧嚣或清静是不相干的吧.
  
  一条小河蜿蜒而来,河水似乎静止,两岸的倒影平铺着,一切都似凝固了下来.突然一只灰麻色的小野鸭慢慢的游来,搅得一河的涟漪.朔岸而上,一个穿着色彩艳丽的稻草人,张扬着双臂,静静的守望着他的领地.
  
  有当地的村民背着他们特有的背篓鱼贯而行,背篓里放着香烛坟旗,才惊觉,原来清明已到.逝者早已游离在三界以外,断魂的只是心无归属的生者
上一篇:不禁让我想起老鹰乐队沙哑的唱腔 下一篇:没有了
不过还是遭到了他的反对东方卫视 其实邂逅你也就是邂逅我自己 于是便倚窗下望满城的灯火明明灭 悬挂的站牌让我想到了前国家队一 傍晚看完棋子的日志二姐忽然想起 红酒那份甜中带酸的暧昧 不禁让我想起老鹰乐队沙哑的唱腔 邻居们七手八脚的将他抬起来 这是在俺的熏陶下俺是文化人 女儿听到老爹提起今天的出差计划 不过那嫁妆到时候多了俺是更高兴